知识产权
当前位置: 主页 >> 知识产权

那是一个令她恐怖万分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3月12日

那是一个令她恐怖万分,又使她终生难忘的一夜。因为那一夜,差一点就让她这朵娇美的花朵,遭受无情的揉躏,甚至香消玉殒。每每想起其中的一个片段,都会令她浑身颤栗,冷汗直流。而勇敢和智慧又像两个保护神一样,最终让她化险为夷,平安无事,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张丽芳龄十九,是一个身材高挑,面容清秀的女孩,加上她时尚的装扮,倘使走在城市的街道上,也绝对是一个出类拔萃的美人。她特有的气质,使她成为县城棉织厂的厂花,追她的小伙子成群结队。
她一度陶醉于众星捧月般高高在上的感觉中,但美丽的容貌也着实给她带来一些烦恼。下班回家,路上总会有一些流里流气的男孩子,瞪着一双色迷迷的眼睛盯着她看,还起劲地吹着口哨起哄,这让她十分苦苦恼。
她每次回家总和同村的张玉相伴而行,心里还觉得踏实一些。可偏偏那天张玉有事,没有上班,这就已经让她头疼,而时至深秋,回家路上又经过一片玉米地,更让她心里有几分胆怯。因为虽然十几里地的路程不算远,却有些偏僻,天气又不是很好,等到六点下班,天色已经暗下来。
这时,如果张丽支一声,定会有许多男孩排好了队争相送她回家,可张丽却是一个要强的女孩,她不愿意招惹那些男孩,不愿意让他们产生误会,给自己带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下班了,张丽一咬牙离开工厂,骑着车子,冲在了暮色中,她决定自己一个人回家。她一边骑,一边给自己壮胆:“有什么呢?这么大个人了,又不是太远,没什么大不了!我要向那些娇里娇气的女孩们证明,女孩一样可以勇敢的。”
深秋的夜晚本来就黑得早,加上又是阴天,黑夜来得更快。骑了没几里路,便已看不清路。一个女孩家第一次走这样的夜路,本就有些胆小,黑夜一来,更觉得害怕。
凉风嗖嗖地吹进脖子里,张丽激灵打了一个冷颤。夜晚静得出奇,只有风吹树叶的沙沙声,而这声音让她觉得好大,仿佛有一个人跟在后面拖动脚步的声音。
她不由自主地回头望望,可是到处都是黑黑的一片,什么也看不清,也没有人走动的脚步声。而当她回过头来,那种“哧拉哧拉”的脚步声又响起来!她立即觉得头发竖起来了,头皮也有些发麻。
她不由得紧蹬了几下车子,事实上她只能看到几步远的路径,有一半是凭着感觉摸索着前进。尽管如此,她却骑得很快,她此刻心里正被一种莫名的恐惧占据着,唯一还算理智的想法就是盼着快些回家。
她知道,这一切只是自己吓唬自己,只要咬牙坚持下来,过不了多久就回到温暖的家里了。这样想着,又继续向前走了一段路,依稀可以看到前面村子里透出的灯光了。这样的天气,能看到灯光,说明离这村子不远了。到了村子就没什么可怕的啦!张丽心中顿时觉得踏实了许多。
突然车子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张丽一下从车子上摔下来。“是砖头”张丽心里想着,应该到了砖窑了吧!因为每天都要走这段路,张丽知道,路边上有个废弃的砖窑,坏的坯子或砖头铺在路上,弄得路特别不好走。
“真够倒霉的!”张丽一边悻悻地抱怨着,一边从地上爬起来。她刚扶好车子,想继续骑上去时,砖窑里“嗖”地窜出一个黑影。还没等张丽反应过来,那黑影已到跟前。只听一句低沉的声音:“别动!”这声音虽低,却不亚于晴天霹雳,惊得张丽“妈呀”一声,扶起来的车子又扔到了地上。
“不许喊叫!不然我捅了你!”那人手里竟拿着一支明晃晃的匕首,在黑夜里兀自闪着寒光。这情景不由让张丽两腿发软,开始哆嗦起来。那人一手抓住张丽的衣服,一手握着匕首命令道:“跟我走!”此时的张丽那里还有反抗的力气,乖乖地被那人连拖带扯地弄到了砖窑里。
那人不由分说,在张丽身上一阵乱摸,把她口袋里的手机和钱都搜了去。接着淫笑着说:“妹妹,哥想你想了好久了!谁让你长得俊呢!这怨不得哥哥,你只要陪哥哥玩玩,我不会伤害你,否则……”张丽心里咯噔一下:“不好!遇上色狼了!”她此时反而没有了害怕,镇静了许多。她明白慌忙是没有用的,此时没有人救得了自己,只有靠自己才行!
张丽心想:此时即使奋力反抗也无济于事,自己一个弱女子,怎么对付得了身强力壮手持凶器的歹徒?况且这荒郊野外,即使大声喊叫,也未必有人听得到,反而会激怒歹徒,迫使他反过来伤害自己。必须先稳住他,拖延时间,想想有什么对策。
“好的,反正也没有人救我,我自己也跑不了,我答应你!”张丽说道。
歹徒一听,不由大喜:“这就对了,这才是识时务嘛!我会让你舒舒服服的……”一边说着,一边把一张臭嘴凑上来。张丽躲闪着,那家伙的唾液已经蹭得她满脸都是,她感觉一阵恶心。
那家伙抱住张丽,一只手握着匕首,另一只手已经按在了她的 上,揉搓起来。张丽奋力反抗着,但终究力不从心。那家伙心急火燎地把张丽放倒在地上,饿狼似得就要扑上来。
张丽“哎哟”一声,用力推开他,坐起来。
“怎么啦?”歹徒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脸惊愕。
“你懂不懂怜香惜玉?就让我躺在这凉地上呀?又潮又冷,还有砖头,还说让我舒服,哼!你是不是个男人啊?”张丽假装生气地骂道。
“那,那你说怎么办?”歹徒一想也是啊,张丽已经答应自己了,不如就迁就她一下。况且说不定,这次以后她会乖乖跟了自己,那岂不是有享不尽了艳福了?
“要不,要不你把你的毛衣脱下来铺到我身子底下吧!”张丽试探着说道。
“行,行,没问题!你舒服了,我才会舒服嘛!”歹徒说着便半跪着,把匕首放在地上,两手迫不及待地去脱毛衣。
就在毛衣摭住他脸的一刹那,张丽迅速摸到了地上的匕首,用力向歹徒的腿上刺去。只听“啊”的一声惨叫,那家伙疼得滚倒在地上,哇哇直叫。
张丽从地上爬起来,拼命地向外面跑去。刚出砖窑,就被地上的砖头绊了个跟头,膝盖磕在了砖头上,疼得厉害,但她哪儿还顾得上这些。她赶紧爬起来,咬着牙,继续向前跑。
张丽就这样忍着疼痛一直跑,一直跑,一刻也不敢停留。她知道,要被那家伙追上来,肯定没命了。她的脸上,额头都是汗,头发像刚洗过一样,内衣也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寒风吹进衣服,觉得冰凉冰凉的。终于亮光到眼前了,到村前面村庄里了。张丽不敢再一个人住前跑了,要被歹徒追上,或者再遇到坏人,她真的就完了,她决定找一户人家住下来,等天亮了再回家。
她来到村口的一户人家门前,用力敲门。一个妇女答应着出来开门,看到衣衫不整,满脸污垢的张丽,她大吃一惊,回身就想把门关上。张丽使劲推着门,央求道:“大婶,求求你救救我吧!我遇到歹徒了,求您留我一晚吧,求求您了!”
那妇女听她这么说,才半信半疑地把她让进门去。张丽把自己一路上的遭遇,从头到尾讲给她听。那妇女听后,满怀同情地说:“唉,这姑娘家一个人晚上走夜路确实不安全呀!好吧,你今天就在我家住一晚。反正我儿子今晚也不回家,没有什么不方便,你就和我女儿住西屋吧”
说完,那妇女端来一盆热水,让张丽洗洗。她去抱来一铺被子,去西屋给张丽铺上。她女儿已经睡下,妇女把女儿叫醒,说:“有位姐姐要在咱们家睡,你睡觉不安省,睡里边,让姐姐睡外边,免得把你掉下去!”女儿答应着把被子往里挪了挪,继续睡去。
张丽略略洗一下,也上床睡下。可是经这一折腾,她那里还睡得着?她心里一个劲儿地嘀咕:“今天可好险啊!差一点儿就……唉,看来还是不能逞什么英雄,以后再也不一个人走夜路了!”她越想这些,越觉得后怕,越是睡不着。
她想跟身边的姑娘聊一会儿,可是看着她睡得香香的,也不好意思打扰,只好瞪着眼睛盯着天花板看,时间可真得难熬啊!只盼望快点天明吧!
直到十点多,正当张丽迷迷糊糊要睡着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她顿时被惊醒,睡意全无。只听到妇女答应着去开门,大门一打开,妇女惊叫一声:“啊,儿子,你这是怎么啦,怎么身上都是血!”那人小声说:“没事!到屋里再说!”只听得母子二人悉悉索索地来到堂屋。等那人一番话说出来,不由把张丽吓得魂飞魄散。原来这妇女的儿子,竟然就是想 张丽的那个歹徒!这真是才出虎口,又进儿狼窝,看来自己小命不保了!她大气不敢出,屏息听两人说些什么。
那妇人没等儿子说完,赶紧制止他,不让他再说下去。她轻轻把耳朵贴近西屋的门上,听张丽是不是已经睡熟。张丽立即发出轻微的鼾声,佯装熟睡。
那妇女才蹑手蹑脚地回到座位上,轻声告诉儿子:“害你的那姑娘,刚好投宿咱们家里,我让她睡在你妹妹的外边!”那歹徒一听大怒:“妈的,真是老天助我!看我今晚不弄死她!”那妇女赶紧止住他说:“儿子现在天色还早,好多人家还没睡,等到十二点过后……”下面的话,张丽竖直了耳朵,也听不清说什么了。
她猜想,母子两人一定是商量十二点后,如何加害她。可是她该怎么办?如果现在就跳出来,无疑惹怒了歹徒,只会加速他对自己的伤害。可是就这样坐以待毙吗?她又怎么甘心!
张丽又急又怕,直想哭,却不能出一点声音。她觉得好难过,她不想死,可是现在怎么才能脱身?她的眼泪不由夺眶而出,爸,妈,也许今晚过后,女儿就再也见不到你们了!她今年才十九岁啊,豆蔻年华,对未来充满了美好的憧憬,难道就这样离开这个世界吗?为什么不幸的事会轮到自己头上?
不一会儿,外面安静下来,她想:不如等母子二人睡熟之后,偷偷溜走。她静静听着外面的动静,约摸过了一个多小时,她轻轻穿好衣服,蹑手蹑脚走出堂屋。哪知道,还是惊动了对方,那妇女在东屋问道:“谁?做什么?”她吓得出了一身冷汗,差点尿了裤子,连忙说:“我想上厕所。”妇女说:“上完厕所早点睡吧”“哦”她答应着,心里想,如果这样冒然开门逃走,恐怕门还没开,就已经被害了,看来这次是真的逃不掉了。
她胆颤心惊地回到屋里,真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焦躁不安。过了一会儿,她轻轻捅了一下熟睡在里边的姑娘,小声说:“我在外边怎么也睡不着,不如我们换个地方吧!”那姑娘半梦半醒,答应着跟她换了位置,呼呼地继续睡着了。
张丽是真佩服这姑娘的睡性好,自己这么折腾,她竟照睡不误。张丽躲在床里边,恐惧充满了心间,哪里有一丝的睡意?她把头蒙在被子里,感觉死神正朝自己一点点靠近,心像按不住要从胸膛里跳出来。
不知道歹徒会用怎样的手段对付自己?会不会拿东西砸自己脑袋?会不会直接用手掐住自己的脖子?会不会用东西蒙住自己的口鼻?会不会用刀子穿进自己的胸膛?……真是越想越怕,越怕越想。她使劲把身子蜷缩在被子深处,裹紧被子,仿佛有一条缝隙,也会被歹徒伸进手来,揪出去一样。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开始微微发抖,她觉得自己要完了!
突然她好像听到有人进屋来了,轻轻地,蹑手蹑脚地走近床前。她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她感觉到自己快要窒息了,大气也不敢出了。她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害怕一不小心就发出声音来。
她听到一声沉闷的重击声,一声闷哼,接着好像有人拖动什么东西的声音。悉悉索索的声音让她心中充满了莫名的恐惧。声音渐渐离开了,去了堂屋,又到了院子里,清晰而可怕!
她轻轻伸手摸了一下姑娘的被窝,已经空空如也,不由惊出一身冷汗。接着她听到开门的声音,她想母子二人一定是出门了!她稳了稳神,赶紧下床穿好了鞋,轻轻地走出去,这个家已经没有人了,她直奔门外,没命地跑出去。
开始她在村子的街道上跑了一段,但她猛然想到:如果他们发现什么不对,追上来怎么办?于是便扭身跑到玉米地的小道上,她真的是使尽了浑身力气,头也不回地跑了好久。庄稼地边的小路上杂草把她绊了个跟头,一只鞋子不知道掉在了哪里。她用手去杂草丛里摸,却突然摸到一团软软的东西,而那东西开始蠕动时,张丽才惊叫起来:“啊,蛇!”她本能地跳了起来,在所有动物里,蛇是张丽最怕的一种了!她趔趄着逃出十米外,才猫下腰喘一口气,她真是太累了!
鞋子无论如何也不敢再去找了,她索性把另一只鞋也脱掉,光着脚朝前走去。一只猫头鹰怪叫着飞走了,声音凄厉而可怕!寒风吹动着高高的玉米秸,隐隐绰绰,像万头攒动的鬼影。张丽地心里充满了恐惧,不由加快了脚步!脚被什么东西划破了,好痛好痛,可是现在的张丽又怎么顾得了这些!
走过一片玉米地,在空旷的地头有一簇什么东西,中间高高的迎风摇摆着,像在跳舞的小丑。张丽心想,应该是一丛灌木吧!可走到跟前,张丽心中的恐惧更是无限膨胀起来。原来竟是一座新坟!张丽立即感到头皮发麻,手心流汗,发根似乎也要竖起来。她脑海里呈现出恐怖片里看到的苍白的鬼脸,跳动的僵尸,正铺天盖地地朝她涌过来!她哭喊着向前跑去,事实上她此时的腿已经发软,又哪里跑得动!她也许没有意识到,此时她那颤抖的哭喊声在这漆黑的夜里才是最恐怖的声音。如果谁在黑夜里听到这种叫声,不吓得屁滚尿流才怪!
张丽就这样在黑夜里一直跑,一直跑……她不敢停下来,停下来更让她恐惧。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往哪儿跑,她已经迷了路。
东方微白的时候,张丽才出现在一个小镇上。当她披头散发,赤着脚走到一个早起做小吃的妇女摊前时,那妇女还以为是一个疯子呢!张丽跪下来,把自己一夜的遭遇讲给她听,恳求那妇女救她。那妇女震惊不已,立即给110和张丽的家里打了电话。看着她冻得通红的小脚,赶紧给她找来一双鞋穿上。张丽询问这是哪里,才知道自己这一夜竟跑了 0多里路!
110民警接到报案很快赶过来,焦急等在家里一夜未睡的父母听到女儿有消息了,也匆忙赶了过来。张丽扑在母亲怀里哇哇大哭起来,差一点今生今世就再也见不到自己的亲人了!
当警察敲开歹徒家的门,出现在那母子面前时,母子二人惊得目瞪口呆,嘴巴张得大大的,僵在那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们做梦也想不到,几小时前才犯的事儿,这么快就已暴露。他们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枉想狡辩,可张丽出现在他们眼前时,二人不由吓得“啊”的一声,后退几步,瘫软在地上。他们一定在想:是张丽的冤魂来找他们算账吗?如果不是,那弄死的那个人是怎么回事呢?
民警将母子二人带上手铐,押着他们来到了抛尸的地点。在一个臭水沟里,民警打捞上一具少女的尸体。母子二人近前一看,那妇女当场便晕倒在地。那尸体不是别人而是她的女儿啊!歹徒用手铐用力敲着自己的脑门,痛不欲生地喊着:“妹啊,是哥亲手杀了你呀!”
那个死去的女孩,一条无辜的生命,在这场罪恶中,却被自己的母亲和哥哥扼杀在甜美的睡梦中。如果人死后真的有灵魂,她纯真的灵魂又怎么能宽恕亲人的所作所为?
有人说,黑夜是一切罪恶的摭羞布。然而,天总会有亮的时候,摭羞布总会有被揭开的时候。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任何罪恶都无法逃脱法律的严惩和良心的谴责。
凶恶的母子最终受到了法律的制裁,而张丽却因为自己的勇敢和智慧幸免于难。这惊心动魄的一夜就像她做过了一个令人发指的噩梦,醒后仍让她心有余悸。

共 5787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读传奇小说,走进惊悚之夜。随作者的笔跌宕在故事情结里,沉浮在茫茫夜色中。作者以夜的黑为主线,将一系列的情感、勾思、想像、联缀起来,让编者的心在惊魂一夜中游弋。随作者的思绪或惊悚或心跳加速,一颗心紧捂着,看完结局。还好,皆大欢喜,主人公利用聪明才智躲过一劫,可喜可贺。作者将主人公刻画得栩栩如生,丰满地站在我们面前。她虽然才有十九岁,却有超人的胆量和智慧。面对歹徒她急中生智,趁歹徒脱衣服的瞬间将他刺伤。拼命逃走后,被命运安排竟躲进了歹徒家里。面对自己成了砧板上的羔羊,怎么办?来个偷梁换柱,和她妹妹调换。结果那个还在睡梦中的女孩儿成了替罪羊,被抛尸。读传奇小说,被故事深深地感染并引起思考:面对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首先冷静,抓住一线希望,做百分之百的努力。佩服作者的想像力,让这个黎明有惊无险。好文,推荐欣赏。【编辑:木子花飘香】【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2072017】
1 楼 文友: 2012-07-19 08:18:0 读传奇小说,走进惊悚之夜。随作者的笔跌宕在故事情结里,沉浮在茫茫夜色中。作者以夜的黑为主线,将一系列的情感、勾思、想像、联缀起来,让编者的心在惊魂一夜中游弋。随作者的思绪或惊悚或心跳加速,一颗心紧捂着,看完结局。还好,皆大欢喜,主人公利用聪明才智躲过一劫,可喜可贺。作者将主人公刻画得栩栩如生,丰满地站在我们面前。她虽然才有十九岁,却有超人的胆量和智慧。面对歹徒她急中生智,趁歹徒脱衣服的瞬间将他刺伤。拼命逃走后,被命运安排竟躲进了歹徒家里。面对自己成了砧板上的羔羊,怎么办?来个偷梁换柱,和她妹妹调换。结果那个还在睡梦中的女孩儿成了替罪羊,被抛尸。读传奇小说,被故事深深地感染并引起思考:面对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首先冷静,抓住一线希望,做百分之百的努力。佩服作者的想像力,让这个黎明有惊无险。 书写朴素淡雅的文字,飘香在心灵的沃土上。
2 楼 文友: 2012-07-19 08:18: 6 问候作者,欢迎赐稿! 书写朴素淡雅的文字,飘香在心灵的沃土上。
 楼 文友: 2012-11-15 00:07:1 构思精妙的作品,有意义,给读者留下了印象.脑动脉轻度硬化
治疗鼻塞咳嗽的药
如何预防老年性痴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