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纠纷
当前位置: 主页 >> 医疗纠纷

恐怖广播 第两百八十九章 愤怒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2月15日

恐怖广播 第两百八十九章 愤怒

出了早餐店,坐进自己的普桑里,苏白发动了车子,却没有启动;

广播以极其丰富的手段不停地折磨着听众的身体、灵魂以及诸多价值观、世界观,尤其是这种无缝的故事世界和现实世界衔接,更是让人有一种穿梭片场的感觉,饶是苏白,都很难一下子转变过自己的身份。

双手放在方向盘上,苏白坐在那里差不多有一刻钟时间,当初升的阳光撒照进车子里,带来一种温暖的感觉时,苏白才有种如梦初醒的感觉。

伸了个懒腰,身体骨节处传来了一阵脆响,离开故事世界自然会被广播彻底修复身体,苏白感到自己对全身上下每一分力量都有了更多的掌控感。

至少,这波故事世界,对于他苏白来说,并不亏,各种强化进一步地融合在了一起,同时身体对力量的掌控也更加的微观,直接的战力提升也是很明显。

之前面对沙尔那个天使时,苏白还得靠胖子帮忙,现在苏白有信心自己一个人就把那个鸟人给打趴下来。

紧接着,苏白脑海中想到了乔治,那个以融合分身的手段强行晋升到高级听众层次的美国佬,苏白也不知道这种纯粹以量变强行催发质变的方式是否正确,他也懒得计较什么根基不稳不扎实这种事情,如果有能力可以直接晋升到高级听众的话,苏白也不介意去试试。

因为苏白也不是一个很有耐性的人,更不似和尚那种可以稳着性子温吞水一步一步走的那种风格,但事情有时候往往真的是事与愿违,阴差阳错之下,自己似乎还是在走“高筑城广积粮缓称王”的路子,哪怕自己确实挺想走捷径的。

发动了车子,苏白开向了老方家,其实,早餐店也就是老方家前面的小马路出去的拐角上,近得很。

在门口空地上停了车,苏白推开了铁门,走了进去。

和尚正拿着剪刀和水壶,照料着小庭院里的盆栽,看苏白回来了,抬起头看了看,笑了笑,算是打了声招呼。

以往,和尚也会负责做这些事情,但现在,看起来似乎更多了一分味道。

仿佛是三个月的沉睡再加上上个故事世界因为核污染万物凋零的背景,和尚对眼前的绿色和生机有了更多的感悟,尤其是在剪枝时身上所流露出来的那种怜悯的姿态,不似作假,很是纯粹,这意味着和尚心境上,更进一步了。

和尚、道士这种职业,在听众身上,往往表现得重术而不重法,追求力量和手段的掌握却忽略对自身修养的培育,哪怕是和尚这个本身就是高僧的存在,也有着这样子的一种双脚失衡的问题,但现在看和尚这种姿态,想来,迎来再一次突破应该是不成问题,只是按照和尚的性子,应该也不会急于去突破到高级听众上去。

跟和尚打了个招呼,苏白进了里屋,嘉措正盘膝坐在地毯上,威风赫赫的佛爷此时正在和一个满身奶气的可爱孩子玩着搭积木的游戏。

“回来了。”嘉措对苏白说道。

“粑粑……”

小家伙当即爬向了苏白,因为小家伙的爬动牵扯到了地毯,刚刚搭建起来的积木一下子倒塌了下来,让在旁边坐着的嘉措一阵苦笑。

将儿子抱起来,苏白感受到一种由衷的满足感,在沙发上坐下,“胖子呢?”

“在楼上打。”嘉措说道,“应该是调查木南的情况,至于乔治那边的情况,因为他是西方听众的原因,对我们来说,消息渠道会比较窄,但胖子已经在论坛上发布消息了,应该多多少少会收到一些风声.”

“嗯。”苏白点点头,不仅仅是他,其实胖子、嘉措以及和尚三人,也都觉得木南跟乔治的死,有点猫腻。

苏白记得自己上个惩罚世界里,是开门见山地就被宣布成罪人要接受惩罚,但是上个故事世界里,似乎一切都被隐藏了起来,但最后两个人跟老太婆一起在核爆中同归于尽的结局,也确实有点让人产生出一些关于广播布局的联想。

这时候,胖子正好走下来,脸上有些阴郁。

“怎么,没打听到什么消息?”苏白问道。

胖子摇了摇头,“不是,打听到了一个消息,大白,你还记得军儿和铁子么?”

苏白点点头,示意自己记得,自己当初如果不是在秦皇岛杀了这两个人,也不会遭受惩罚故事世界,在那个故事世界里,苏白能够活下来,真的是侥幸中的侥幸。

“那个组织,现在据说一团混乱了,各个地区的分会都在忙着自立的事情。”胖子说道。

“你的意思是?”嘉措皱了皱眉,“木南是这个组织的真正首脑?”

苏白将小家伙放在沙发上,给他拿来平板让他看动画片,伸手从茶几上拿起一杯水,喝了一口,“如果木南是这个组织的首脑,那么这一切,就说得通了,这个被咱们戏称为拜广播会的组织,类似于传销,又类似于宗教,而且是打着广播旗号反上帝的宗旨;

我以前一直觉得,广播为什么能够一直放任这种组织下去,现在看来,其实广播并不是在放任,只是广播觉得,之前这个组织还不值得自己去出手。”

“那么,木南的不断崛起,终于赢得广播的注意了么?”嘉措脸上不由得出现一阵苦笑,“怎么感觉广播就跟西方国家的政府一样,一开始无视你,等你养肥了,再开刀制定个政策什么的割一波羊毛。”

“呵呵,老实说,我要是广播,我也不可能说眼睁睁地看着木南带着自己手下的一帮小弟全都突破到高级听众的层次的,想想都觉得害怕。”胖子说道。

“这样子也能解释为什么木南的身边会出现一批唯命是从的小弟听众了,之前我还一直觉得奇怪,现在倒是不觉得奇怪了,那个组织的高层,完全有这个凝聚力和执行力。”

苏白站起身,走到了厨房那边,打开了冰箱,“冰箱里菜还有挺多的,今儿中午叫和尚来下厨做一顿素吧的,反正我现在荤腥的东西也不是怎么吃得下。”

“同意。”胖子举手道。

“我也是。”佛爷也赞同。

等和尚拾掇好了小院里的花草进屋后,面对众人的要求,也不得不脱下了袈裟系上了围裙进厨房去做饭,很快,一桌朴素却又不失精致的素斋就做好了。

等到众人享用好了以后,苏白先去卫生间冲了个澡,然后换了一身衣服,拿着车钥匙在玄关处换了鞋子,喊了一声,

“我有点事,出去一下。”

“出去就出去嘛,还沐浴更衣,一看就是去找妹子的,我白终于要结束苦行僧生活要出去发泄了么?”

胖子正在沙发上逗小家伙玩,当即把小家伙抱起来笑道:

“小心你爹给你带回来一个后妈哟。”

小家伙也不知道是听懂了还是没听懂,“咯咯咯”的笑,当然,听懂的可能性很大,这孩子确实比普通孩子要聪慧得多得多。

“别在我儿子面前摸黑我啊。”苏白指了指胖子警告道。

出了家门,上了车,苏白一边发动车子向市区里开去,一边拿起拨通了熏儿的。

“你好,我现在有事不在,如果您有什么事情找我的话可以在下面留言。”

苏白皱了皱眉,一种不祥的预感当即出现在他的心头。

连续拨打了几次这个,还是没有打通。

难道说自己耽搁了,熏儿已经进了故事世界了?

苏白抿了抿嘴唇,一种焦急的感觉当即袭来,不得已之下,苏白拨通了顾凡的号码。

“喂,你好。”

“是我。”

“嗯,是你。”顾凡听出来了苏白的声音。

“熏儿在哪里?”苏白问道。

“怎么,你现在着急她了?”顾凡不紧不慢地说道,那头还传来打火机的声音,显然这个时候顾凡一边接一边在点烟。

“我问她,现在在哪里。”苏白耐着性子继续问道。

“她三次体验者故事已经完成了,第一次听众故事也结束了,因为广播停更三个月的时间,所以第二个故事来得比较晚,不过,已经收到通知了,一天后进入她第二个听众故事。

我可不像你,随便丢个垃圾法器就当完事儿了,我回来的这段时间一直在培训她的一些强化和技能,自己还亲自下场陪她实战演练,等之后我更会借给她我自己在用的法器。

苏白,我承认,你现在是可能实力上比我强,但你这个人,实在是太薄情和太冷血了,以前的情分你说忘就能忘掉,你说我像是听众,其实,你才是更纯粹的听众。”

听到顾凡在亲自指点熏儿,而且还打算将他的法器给熏儿,苏白的情绪一下子不受控制起来,对着喊道:

“你他、妈的是不是煞笔,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

我告诉你,如果熏儿因为你这煞笔的原因被改了难度出了什么意外,哪怕你最后躲到西方去了,老子也会过去把你找出来抽骨扒皮!”

——————

做个声明:

第一,龙没有开新马甲,现在唯一更新的书,只有这本《恐怖广播》;

第二,“纯洁滴小龙”这个笔名是龙几年如一日不断更打造出来的笔名,是一个凝聚着大家支持和厚爱的笔名,龙不会去乱折腾它,只会尊重它,并且希望它有朝一日能够成为一个大神笔名,一个口碑,举高高。

第三,有不少同行作者在模仿《恐怖广播》和《恐怖文》的模式开书,龙有时发现写得有意思的,也会章推一下,但请大家不要误会那是龙开小马甲出去写的,首先,广播距离结束还遥遥无期,其次,依照龙的进步速度,龙的新作只会比广播更加优秀和好看,经常有亲在公众号来问龙哪本哪本跟龙你的好像是不是你小马甲啊,龙在这里统一回复,都不是。

现在更新《恐怖广播》已经占据着龙每天绝大部分的精力和脑力,有时候偶尔会写一些番外换换脑子,会发布在公众号上,大家可以”添加朋友“,搜索”kongbu66“,如果显示结果显示是该用户不存,下方还有一栏搜一搜,再点一下,就能出现了。

莫慌,抱紧龙!

宝宝积食吃什么消化不良
天津治疗妇科医院
杭州丽都白癜风医院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