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产纠纷
当前位置: 主页 >> 房产纠纷

冒牌魔王 第六十九章 半夜杀手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3月12日

冒牌魔王 第六十九章 半夜杀手

很是开心的结束了丰盛的晚宴,武子浩依旧一言不发,安静的享受着难得的静谧,倒是德古和法兰娅聊得火热,大有相见恨晚的意思。

两人相距不到几米远,武子浩能够清晰的感受到法兰娅的魂力波动,只是比普通人要稍微强一些罢了,也难怪她会在这个年龄便如此出色。

意识到已经半夜之时,德古才开心的笑道:“今天已经很晚了,那么两位就好好休息,有任何需要只需要摇铃便可以了,艾利伦,带我亲爱的朋友去他们的卧室!”

抱起绮萝,在艾利伦的带领下,三人缓步上了三楼,清脆的脚步声在空旷的走廊上回荡,这个古堡实在太大,大的让人有点心慌,在灯光难以触及的阴暗角落里似乎藏着一头头凶兽,随时都会暴起杀人。

武子浩甩了甩脑袋,在他的感知之下这座古堡一览无遗,没有任何的可疑之处,也只能将这种幻觉归罪于那些香醇的红酒,毕竟他还是知道越是上等红酒后劲越厉害。

将绮萝安放在法兰娅的房间内,武子浩便退了出来,轻声道:“晚上还得劳烦法小姐了!”

法兰娅涨红的双颊,如熟透的苹果,散发出的醉人气味足以让任何男子心动,散开的头发更是平添了几分妩媚,同德古喝下将近半桶红酒,也让她醉意横生,依靠在门边上,伸手一推武子浩的胸膛,娇笑道:“跟我还这么客气做什么,能有这么个美人跟我共处一室,我开心还来不及呢!”

武子浩淡笑着摇了摇头,在她看来这法兰娅也是性情中人,酒量倒是不错,可终究还是醉了,便迈步离去,跟着艾利伦来到边上的一间屋子。

艾利伦放下手中的油灯,躬身道:“这个古堡已经有了一些年头,所以就没有安装电力系统,当初主人也说了,为了完整的保存古堡的味道,所以多有不便之处还请您见谅!”

武子浩之前的英文水准虽然不是很好,可也勉强能听懂,可自从得到了魔王的继承,脑袋比以往要好用无数倍,语言这种东西几乎是极容易理解和掌握。

勉强能将艾利伦的话听懂几分,武子浩笑着说了声谢谢便关门睡觉。

躺在窗口边的武子浩,昏暗的环境对他没有多少影响,端起水杯慢慢的喝着,脑袋还有一点胀痛,这已经很久没有过的感觉了,以往还能与匡永权和黄雄豪隔三差五的出去偷偷弄点酒喝,可惜时至今日已经物是人非。

即便喝的是水,可流到心里的也是酒,想到连最后一面都未曾见到的匡永权,心中更是愧疚无比,若非因为他的关系,匡永权又怎么会被杀,兄弟因他而死,他又如何能安心。

“罗家呀,你们干的好事,这笔债该怎么跟你算才好呢,罗永成,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我也会杀了你的!”

放下手中的水杯,武子浩的醉意已经消失一空,可也没有一点睡意,只能依靠在窗檐上,看着异国他乡的世界,恍若南柯一梦。

抬手之间,金色雷霆闪动,武子浩对自己的身体也有很多不解,最让他难以接受的就是自己的战斗方式,始终只能保持着近身战斗的能力,如多对手驾驭剑光在半空之上,根本想不到办法能还击。

不知不觉中用上灵力,眼球外围立即包裹上一圈红芒,神识沉入身体之中,惊奇的发现自己的骨骼竟有一点金黄光泽,这股力量他很清楚,这就是玄雷的力量。

虽然不知道为何这玄雷会融入血肉之中,可所造成的后果绝对不是坏事,只会提升他的战斗能力,肉体强度。

就在武子浩即将散去灵力之时,感知之中的古堡立即有几处不同寻常的地方。

处于敏感时期,武子浩也不敢掉以轻心,立即集中精神感知,顿时心头一颤,在这漆黑的夜色之下竟然有上数十道黑影掠入了古堡之中,在半人深的荒草里还有数名修炼之人的存在。

“德古出卖我们?”

武子浩心里立即滋生出这个念头,不过现在也没有时间考虑这个问题,想到之前开设的宴席,这个可能性不是完全没有。

穿好衣服,武子浩小心的推开房门,耳畔听着楼下悉悉索索的脚步声,这些人都是普通人,若不是他无意之下还真的难以发现,不过即便是普通人他也不敢小觑了,毕竟这里是法国。

一步掠至绮萝同法兰娅的房间外,武子浩轻轻的推了下房门没有动静,立即动用一点力量,‘咔吧’一声竟将整个门板给推了开来。

动作轻缓的将房门放置到一边,感觉到绮萝同法兰娅平稳的呼吸后心中的紧张稍微放松了一点。

“这么大人了,睡觉还蒙头,真是有趣的姑娘!”

看到法兰娅蒙着脑袋,棉絮下传来沉重的呼吸声,武子浩也没有多想,伸手就去揭她的被褥,在手指刚接触到被褥的一刻,心头猛的一颤,瞳孔一缩,他清晰的记得法兰娅的长发是卷曲的,可刚才他看到的是直发。

“直发?”

脑子里过了一边绮萝的发型,虽也是直发,可绝对没有那么长。

就是这么一个呼吸的时间,武子浩潜意识的朝着身后退了半步,便是这半步让他一毫厘之差躲过了从被褥下刺出的短刀。

即便在黑暗之中,依旧遮掩不了匕首的寒光,从武子浩脖颈边划过,一丝冰冷的寒气从心底冒起,若是被击中,就算是强化百倍的身体也要被削断。

这里已经出现了杀手,绮萝同法兰娅肯定已经被人掳走,生与死不得而知,心中懊恼起来的武子浩一抬手便将划过眼前的手腕捉住,用力的朝着一边甩出。

“蓬――”

武子浩还没有松手,将已经砸得七荤八素的黑衣人从地上提了起来,从她手里拿下匕首,放在她的脖颈间喝问道:“你是什么人?这里的两个姑娘在哪里?”

偷袭之间一身紧身黑衣,以武子浩的手力砸下可不轻,还没从晕眩中清醒过来,口中鲜血已经涌出,闷哼了两声也没有说出声音来。

盛怒之下的武子浩毫不犹豫的划动匕首,鲜血顿时从她的脖颈间喷射而出,将脚下做工精细的地毯尽数染成血红之色。

还未来得及将尸体甩出,少了一半的大门口出现数道黑影,皆是全身包裹在黑衣下的人,手中端着长短不一的枪械,黑洞洞的枪口对准武子浩的身体,轻轻的扣动扳机,一片火光闪耀。

武子浩动作虽快,可还没有到躲避子弹的速度,这么短短一刹那的时间里,他也只能来得及开启魔王武装,在黑色护甲附着到身上的一刻,子弹也已经宣泄而至。

“砰砰――”

沉闷的响声中,武子浩在强横的力道下飞了起来,子弹瞬间产生的冲击力太过恐怖,这尚是他第一次被枪击,似骨头都要断裂一般,五脏六腑更是剧痛无比。

突然从眼前的消失武子浩,让开枪的数人心里一惊,不过也没有惊慌,仍旧扣动扳机,疯狂的宣泄着枪膛中的子弹,加了消音器的枪支,发出的声音低促有力,少了那种夸张的巨响。

密集的子弹射击在墙壁上,击碎任何阻挡它们的东西,掀起一片风暴的卧室,顷刻间化为废墟,漫天的棉絮布料飞舞,飘荡在浓重的火药味中。

武子浩早就闪避到角落里,在枪械停止射击的一刻,整个人如子弹一般射出,眨眼间便掠至三名黑衣人的身前,寒声道:“该死的东西!”

若是在东方世界杀人,武子浩多少还是有点忌讳的,并非是法律的制裁,而是种族的血脉感,可眼下这些人都明显异国的面孔,找不到一丝与自己相似之处,动手之下也没有以往的顾忌。

这三个杀手只是普通人,血肉之躯哪里能承受这种重击,像是被高速行驶的车辆撞上,不受控制的飞出,撞在三米外的墙壁上,清晰的骨裂声中鲜血涌出,枪支洒落一边。

魔王武装下的武子浩已经成了隐身人,普通人完全看不到他的身影,这便成了一面倒的战斗,如行走在黑夜中的鬼魅,一路上所杀之人无数,他此刻只想找到真正的主谋,找回被掳走的绮萝和法兰娅。

“啊――你们这群废物,已经惹怒了尊贵的德古大人,我要杀光你们!”

德古的怒吼声传来,让走廊里的武子浩脚下一顿,心忖莫非自己错怪了德古,并不是他出卖了自己,而是另有其人。

不过既然想不通,武子浩也懒得去想,先跟德古碰头,将这里的人全部清理干净,然后再慢慢的分析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打定主意后,武子浩加速移动,一路上所过之处伏尸一片,看到都不能看到他的普通人只是任他击杀的蚂蚁,没有一点抵抗能力。

二楼的枪声不断,此时的黑衣杀手们也没有必要继续遮遮掩掩的,各种大口径的枪械不顾一切的用处,在这深夜里异常的刺耳。

德古早已经变出了自己的狼人本体,庞大的身躯在枪林弹雨中不停的躲避着,即便他不惧怕子弹,可还是不愿意用身体承受这种疼痛,子弹撕碎血肉的感觉并不舒服。

月经量异常是什么问题
排卵期出血经量少吃什么药
肌肉酸痛吃什么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