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辩护
当前位置: 主页 >> 刑事辩护

p高冷阴夫第六十九章p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2月15日

高冷阴夫(第六十九章)

第六十九章 幻境逃生

一直以为短信中所说的大红灯笼是真实的,直到天边出现火球我才反应过来,灯笼也许只是个意向,并不一定是真的。而且,看到这火球,我和王佐都默契的有一个感觉,危险要来了。

麻痹的,咱们赶快出去。这小村子有古怪。

王佐迟疑了一下,腾地起身拉着我就往回跑。路上我给郭叔打,想问他那里怎么样了,有没有看到天上的朝霞。但压根都打不通,只好先顾自己。

跑出这个待拆迁的城中村后,我们又来到了步行街,大概扫了眼这儿依旧没什么人。接着继续跑,虽然我们也不知道该跑到哪里,但直觉告诉我跑得越远越好。

但意外的是走了步行街以后并非是人潮拥挤的大街道,而是,而是那城中村的入口。

最显眼的,是村口第一栋房子上血红的拆字!

怎么办?

我慌了,强烈的危险气息传遍全身。但我分得清这并不是短信告诉我有危险我才担心。而是第六感。

看来咱们是出不去了,赶紧回头去追郭叔他们。我相信既然大家一起进的这个村子,就不会只有咱们两个人遇到这种情况。

王佐说这顿了下,沉声接了一句:出不去就算了,但愿咱们还能朝着他们离去的方向追过去。

他不说这话还好,说完我心里更加担心了。要真的是出不去也走不进去,不敢想象等待我们的是什么。所幸我们回头后,顺利的到达了之前做过的小亭子。而且还可以继续往前走。

但这小村子远比我们想象中的大,达到我都怀疑这村子是否是真的存在,还是我们不慎进入了虚拟的环境中。综合自我们跑了半天,没到达村子的尽头,更没有看到郭叔他们和先前的结婚队伍。

还追吗?

我喘着粗气问道,胸前两只小白兔剧烈的抖动着,感觉心脏都要爆炸了。看着眼前望不到头且空空如也的街道,我真的打算放弃。

我也跑不动了。

王佐跪在地上,单臂撑着地说了句实话。他这皱眉头说嫂子,我就怕咱们停下,会有东西过来。

我自然知道他所说的东西指的是什么,怎奈身上真的没有丝毫的力气。咬牙说爱特么来就来吧,答不了咱们跟他们拼了。

不知是我们运气好还是怎么回事,一直到我们恢复体力,整个马路上没出现任何东西。这段时间我们已经确定了,这村子里面没有人。或者说不会有活人,因为整个村子没有丝毫的生气,十足的死村。

我们两个商量了下决定继续往前追,就不信一直追不到。结果还没等动身,始终安静的小路突然传来车轮转动的声响,是从我们身后的方向传来的。

扭过头一看,差点没把我吓死。

来的人,是欧阳艳萍的奶奶,她还是骑着那破旧的三轮车,弓着身子费力地蹬着脚蹬,似乎专注于脚下的地面,也没有抬头看我们。

不知道是不是来找我们的,还是只是巧合。但无论如何,在这么下去最多两分钟她就会发现我们。我们所在的亭子背后是亦庄房子,全部锁着根本没有藏身的可能,亭子边上就是小路,也没有任何可以暂避的地点。

咋办?

虽然这老太太到现在为止展示出的都是弱不禁风的模样,但我却丝毫不敢怀疑她的实力。甚至更多的是恐惧。

我哪儿知道啊、、、

王佐苦着个脸,说完我就挺无语的,客观的环境下,神仙来了也没办法呀。所以我俩默契的准备动手,先下手为强。

500米,我紧紧握住了拳头。

300米,我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100米,我迫不及待的想要冲出去。王佐却拉住我,说再等等。

老太太离我们越来越近没等不到五十米的距离我和王佐对视一眼啊的吼出一声,齐刷刷的从小亭子冲了出来。

埋着脑袋蹬三轮的老太太听到声音猛地抬起头,看到是我们眼神中闪过一丝诧异。这就说明她截止到现在并没看到我们,更不是专门来找我们的。但剑已出鞘还怎么收的回来,王佐在我前面跃起,拿着灵符就朝老太太身上拍去。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刻,老太迅速的伸手指了指天上的火球,随后连同三轮车在内,直接消失了。

王佐全身的力道都集中在手握灵符的两根手指上,结果这下扑了空,身子由于惯性重重的摔倒在地。我赶紧扶起他,然后我俩谨慎的朝四周看过去,生怕老太太突然出现在背后给我们来一下。

但,周围有回复了沉寂,就像是那老太太从未来过一般。

貌似,她是真的离开了。

真的是偶遇吗?

不太像,即便是偶遇的话,她也不至于一句话都不说就离开了。何况,她还给我们指了指火球。或许又是专门来提醒我们的呢。

王佐没管手上流出的鲜血,边说边往天上看去。

这一看,我们发现了问题。

一片火球中间,竟然浮现出了一张男人的脸。

这张脸很帅气,又有些似曾相识。

短暂的回忆后,我与王佐几乎同时开口:

骑大马的那男人!

老太太家中照片上的那男的!

说完我俩一愣,再次不约而同的开口:叶勋!

没错,这张脸就是欧阳艳萍的死鬼老公,叶勋!

到了这时候我们才确定,天上的朝霞只是假象,这突然出现的脸也是假象。

再厉害的鬼魂,又怎么能改变天象呢。只是我和王佐都没有进入过西湖别苑顶楼,不确定里面的东西到底是不是叶勋,还是另有其人。

如果是叶勋的话,他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如果纠缠艳萍的不是叶勋,那他现在将我们困在这里的目的又是什么?何况,老太太是认可叶勋和自己孙女的婚姻的。

那她干嘛还几次三番的提醒我们小心叶勋。

一时间无数的问号充斥在我的脑海,却根本抓不住问题的核心。王佐却反应的很快,既然灯笼是假象,拿着走不出去的小村子估计也不会是真实的。他觉得我们沿着原路返回,不要管眼前看到的一切,闷着头朝前面走,应该能够出去。

顺着他的思路,我们真的出来了。回到了喧嚣的尘世之中。

出来的第一件事我就打给欧阳艳萍,问她老太太是什么时候死的。

怎么了?

听我为这样的问题,欧阳艳萍有些发懵,语气中还带有一丝怒意。我也不想让她知道太多,只说这关系到我们能否解决你家麻烦。这下她紧张起来,二话不说就告诉我她奶奶死于她结婚的前一天。但是为了不冲喜,当时家里人并没有声张。只是没想到奶奶死了,老公也死了。

我安慰她几句,让她别担心这边有了进展会告诉她。挂断后,我隐约抓住了点什么。

老太太的死,和叶勋的死绝对不是两个偶然的事件。这两件事之间,一定有必然的联系。

王佐同意我的思路,但目前最关键的是找到郭叔他们另做打算,这次终于打通了,郭叔似乎很慌张的样子,说他遇到了点麻烦,问我们在哪里。

将之前发生的一切告诉他后,果树沉默了下让我们找个地方待着,等他解决麻烦后来找我们。

郭叔是一个不轻易服软的人,他既然说是小麻烦,那情况可能比他想象的还要糟糕。我和王佐想都没想,就按照郭叔说的地址去找他。

但刚上车,的士司机听到我们说的地址后,脸色剧变!

玉林正骨水有效果吗
哪种汉森四磨汤好
辽宁牛皮癣专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