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事故
当前位置: 主页 >> 交通事故

剑道邪尊 第117章 登徒子,你又想如何?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2月15日

剑道邪尊 第117章 登徒子,你又想如何?

一团血色的混沌之中,周衍如超脱出了肉身,神魂凝结出了神魂胎儿。

他仿佛可以看到他自己死去,看到他自己那双明亮而深邃的双眸已经渐渐黯淡,那种形意十二形战兽剑魂的气血活力,也在慢慢消失。

而这一切,又仿佛在混沌之中出现,又在混沌之中消失。

周衍如觉得自己沉浸到了一种可怕的混沌之中,无法沉睡,也无法清醒。

挣扎无力,毫无能力改变自我。

这是一种可怕的状态,这种状态之下,甚至连自我的生死都分不清。

朦胧之中,周衍如听到有清悦的声音在耳边诉说着什么,只是这声音时而遥远,时而又非常的近。

如隔绝着一方梦境,在梦境的内外传递着这样的声音。

“看来,是没救了,他若是死了,又从哪里去找寻魂印呢?”

一个声音轻轻的叹息道。

这个声音很轻,却忽然给予了周衍一种强烈的刺激感,周衍联想到圣女还跟随着自己,联想到炎炎和思思都等待着他的父亲回归,那一刻,周衍竟是不知从何处凝聚起了力量,强力的苏醒了过来。

苏醒过来之后,眼前才逐渐有了一点光,一点血光。

血光之中,有一个白衣纱裙的女子如一座雕像一般,默默的站在远方,背对着周衍。

这个女子,尽管只是背对着周衍,但给予周衍一种非常强大的神魂感应之力,这种神魂上的联系,让周衍几乎瞬间肯定了她的身份——天命魂女。

周衍没有想到,自己竟是会在这样的情况下,遇到了这位天命魂女。

而这位天命魂女的情况,似乎也并不好多少,神魂遭遇了强大的创伤,伤痕累累。

只是,因为本身是魂体体质,她反而拥有着自我康复的能力。

周衍苏醒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躺着的地方,是一方冰寒的太初阴气凝练出来的蒲团一般的地方。

这蒲团上还带着淡淡的清香芬芳之意,这显然是曾经这个女子盘坐修炼过的地方。

周衍坐了起来,目光平静的看着这名魂女,隐约感觉到对方哪怕是在重创的情况下,依然有着尊者境的强大实力。

只是,这一方葬仙地,不是无法存在尊境的强者吗?又怎么会有尊者出现在这里?

周衍心中疑惑,不过仅仅也只疑惑了片刻,周衍便被自身的那种无法言喻的神魂刺痛感所打断了思维,神体、神魂上的创伤简直已经是无法想象的沉重了,这种情况,一般修士早已经身死道消、活不成了。

而周衍还能活着,或许仅仅是因为斩魂暗神域这一方独特的领域规则和形意变化暗神域这一种神奇的领域规则的结合变异的原因。

周衍体会到自身的情况,忍住无尽的痛苦,也没有再想什么恢复的心思。

这种情况,能活下来,周衍都已经觉得是万分不容易了。

“你醒了?”

白衣纱裙女子声音淡漠而冷淡的问道。

她说话之间才回过头来,不过因为这里的一方规则的原因,她原本无比秀美的容颜遭遇了太初阴气的冲击,而变得多了几分幽魂气质,让她的绝美容颜减淡了几分,脸上多了一方青色的月牙形的印痕,这使得她绝美的容颜失色了几分。

但这女子并不在意,目光很平静,也很冷淡。

周衍能感觉到,这种平静和冷淡,并非是针对他周衍,而是这女子原本就是这样的一种为人处世的态度。

“你救了我吗?如此,多谢了。”

周衍沉沉的叹息了一声,忍住浑身的各种痛苦,艰难的说道。

“算不上。我若是不将你引入这里,你也同样死不了,因为你的领域规则可以短时间中和血河的冲击,短时间内得到平衡。不过到时候你可能伤势更重一点,掉落得更偏远一点。”

这白衣纱裙女子解释道。

态度没有任何变化,就如说一件与她毫不相关的事情。

“原来如此,即便这样,也依然多谢你出手相助。”

周衍轻声说道。

“我不是助你,而是想从你身上得到魂印。你是周衍,我知道。你来自于葬剑位面,是神拳尊者李然的弟弟我也知道。李然夺走了我们天魂殿的魂印,那是我们始祖的魂印,他留下信息,说魂印在你身上,所以我一路找寻你,却无意来到了这暗神域。”

这女子平淡的说道。

她似是没有任何心机,怎么想就怎么说。

而周衍,则是被这样的语气和说法,所惊愕了一下。

因为,他很久都没有遇到这样直接的毫无心机的女修士了。

抑或者,是这女修士心机太深,以至于返璞归真了,反而显得没有心机。

周衍没有想太多,而是平静的道:“魂印?我知道你是天命魂女,好像是叫什么音的吧,却不知道魂印到底是何物。你虽然帮了我一下,却也并没有救我。魂印如此重要,我是不会轻易交出来的。况且我根本不知道什么是魂印。”

“我叫‘龙仙音’,如今我们都被困在了这血河绝阵之中,你给我魂印,我帮你疗伤,再带你出去。甚至,我可以带你去广寒域,去找你的弟子后辰他们。”

天命魂女龙仙音微微沉吟,提出了条件。

“对不起,我暂时不会离开暗神域,暗神域虽然凶残残酷,却也是我成长的一个最佳之地。”

周衍拒绝道。

“你最佳的成长地,在光神域,不在暗神域。虽然光神域消失很久了,但只要等九源轮回降临,你或许就可以进入光神域了。”

龙仙音说道。

“光神域和暗神域的区别我知道,但你不觉得,艰难的环境下成长出来的修士,其实更强大吗?”

周衍反问道。

“但太艰苦的环境,有时候也是一种扼杀。我不与你多说,我只想要魂印,你给还是不给?”

龙仙音沉吟片刻,反驳了周衍的观点之后,忽然秀眉一挺,冷声呵斥道。

“不给!”

周衍冷笑一声,忍住神体神魂的难受,祭出了洛书河图。

洛书河图一出,那种强大的魂印气息立刻冲击着龙仙音的心,她淡然的脸色陡然凝重了起来,眼中露出了惊喜之色,道:“对,就是这魂印。将魂印给我,可以吗?周衍,算是我龙仙音求你。”

“魂印可以给你,但你答应我一个条件。”

周衍目光看向龙仙音,打量着龙仙音说道。

龙仙音被周衍这赤|裸的目光看得心中一惊,当即脸上露出了羞怒之色,道:“登徒子,你又想如何?”

“魂印给你,你将你的神魂给我,与我神魂双修。”

“你去死!”

龙仙音顿时恼羞成怒,出手便是一道可怕的杀机。

周衍祭出洛书河图龟甲,挡住了这一方可怕的攻击,却不由‘蹭蹭蹭’的后退了数步,险些难以站稳。

“登徒子,无耻之徒!你到底交不交出来?不交出来,我便动手抢了。”

龙仙音****起伏,怒声道。

动脉硬化并发症能用通心络胶囊治疗吗
广东治疗癫痫病费用
小儿感冒的家庭护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