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纠纷
当前位置: 主页 >> 劳动纠纷

光年三部曲时空光影第五卷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2月15日

光年三部曲·时空光影(第五卷)

作 者 / 君 玉。

光年三部曲·时空光影第五卷。

钱子瞻看他不得其意,便善意地提醒:岁月会给一个优秀的男人无限的魅力,比年轻的男人对女人更有吸引力。您不觉得自己就是这样有魅力有风度的男人吗?又有健康的体魄。女人虽有母性泛滥的时候,但一般都喜欢她们的男人既像情人又像父亲。您放心,我不会阻挠您的,不就是多养个人吗?噢,再添几个孩子。反正您现在也没事,到时您爱生多少就生多少,也不必再长夜寂寞,也不必再担心传后的事了。

你,你,钱美堂听得一张老脸泛红,转头看向惊呆的钱全,你听听,这是什么混账话。

半途被儿子给截了话去:怎么叫混账话?这可是正经的心腹话。因为我可是立定主意单身了,至于另外一位,我百分之一千的告诉您,他不是您儿子,而且,他还是个断袖。若信不过我您就自己去查,我可不是为家产才这样说的,他若是您的儿子,我情愿拱手相让…哎,怎么还练上了?钱子瞻伸手接过突然飞来的茶碗。

混账,你,你有多看不上这份家业?你这个逆子,你是要气死我才罢!

钱全忙上前帮气得猛咳的钱美堂抚胸顺气。钱子瞻看向钱全,钱全对他做了个安心的示意。原来钱全不仅是管家也是钱美堂的日常大夫,当然这医术是后来因为钱美堂身边需要这么一个贴身及时的大夫所以让他学的,钱全人勤奋又聪明,所以不一定能治大病断疑难杂症,但一般的伤口包扎、身体诊断、小症调制是绰绰有余。钱子瞻看到他的示意便安下心来,一下放松的表情被钱美堂看到,又怒了:把我气死才好,你给我滚!

行了,不惹您眼。全叔,照顾好老爷子,今天晚饭就清淡点吧。我走了啊,您用不着恼羞成怒,消消气,考虑考虑。说罢,出门而去。

什么叫恼羞成怒好像他本来就有这种想法一样。还清淡点,直接不用吃了,气都气饱了。其实父子俩这一折腾,早已过了晚饭点。

看着走入夜色的儿子,钱美堂瞬间眼神黯了下来,神情颓败。

老爷,您别气。少爷只是说话口利了一点,但心里还是很孝顺您的。您看刚才您扔他茶碗,他一接就知道您是用了力的,可他也没恼,见您气不顺,还挺担心的。

他哪里担心了,你没看到他那放松的表情。

那是我示意您没事少爷才放松的。

阿全什么时侯也开始避着我打手势了。

老爷,您言重了。从您把我兄妹二人收留那一刻开始,我一辈子的主人就是您。

你的心意我知道。钱美堂看钱全受了惊吓,拍拍他的手,眼望着门外,半晌,他也不会亏待你的。

阿全,告诉厨房不用传晚饭了。晚上少吃点还更好。你要饿,就自己吃点。陪我聊聊天吧。

我好早就不怎么吃晚餐了。我现在就给厨房上打个电话。钱全往厨房拨了个电话,告诉只给少爷送晚饭就好了。半坐在钱美堂让他坐的四脚凳上。

阿全,你说那个孩子真不是我的?

老爷,您当年不是就查清楚了?

当年是查清楚了,只是怕是夏之涛那只狐狸做的手脚。若不是我的,那就是他的,这点我相信她。可是他口口声声说比我更爱她,那怎么会舍得把自己心爱的女人和孩子送那么远,而且是再也不见。他比我更狠啊。我一直不服她会爱上与我相比毫无成就的夏之涛,难道就因为他比我年轻?现在觉得好像有些道理,当时以他的处境只能那样安排,不能相守,却能保住三个人的安全。可我本意是想把她逼到我身边,结果,嗐,阿全,你说是我疏忽了,还是夏之涛胜过我?

老爷。这让钱全有点难回答。

算了,不为难你。终究是他赢了,至少赢了她的心,不,还有她生的儿子。

接下来是一阵的静默,钱全知道钱美堂只是想说说话,这一定埋在他心里很久了,全家现在只有他是最合适谈这段过往的对象。

钱美堂背靠椅背,微阖双目,想着这个儿子方方面面都令自己骄傲,偏他处处与自己作对,让自己爱不得又恨不得,每次父子俩的谈话都把自己气个倒仰。

不禁对钱全牢骚:可恨的是这小子。钱、夏两家的世仇,他竟然给夏家的女婿鞍前马后。

老爷,您也没对少爷说过啊。

哼,不说他就不能知道,还做什么私家侦探。不说,他又怎么知道那个小子不是我的儿子。他根本什么都知道,他就是故意的。

得,钱全闭口,这是气儿子呢还是夸儿子?

你看,明明是个大少爷,还叫阿四,秦忠信有招必到,他就把自己当成了秦忠信的跟班。哪里还记得他自己钱家大少爷和他的身份。最可气的是,我帮那些人把夏之涛弄个双规,他倒好,全给我翻掉。你说,这是我儿子吗?他比夏之涛还是我仇人。

老爷,您恕阿全说句心里话。您和夏之涛,都那时候了,还有什么愁和怨过不去的。您也不会真忍心把他弄多严重是不是?

哼。

可是少爷只是把事情恢复原位,就从秦忠信那里拿了一个球场啊。少爷是从生意上考虑才与他合作的。

你就是为他说话。

哪儿啊。您自己的儿子还不清楚,少爷何时吃过亏,他可是完全继承了您的精明与智慧啊。

行了,这几年没见你医术长进,拍马功夫却是日益精进了。

老爷,我虽是夸奖的话,可也是实话不是,要不您怎么一手为兄弟们创立了这么一个依靠,少爷又把它率领的日益壮大又没有把柄在外。少爷他,只是心里有道坎,毕竟明明是这样的身份,幼年却那样坎坷。唉!

行了。阿全,这些我都知道,是我对不起妻儿,对不起他们两母子。所以,我没有怪他。只不知他是否记恨于我。

绝对不会,少爷像老爷一样是很重情也很有气度的人,再说夫是啊,否则当年也不会那样伤心离去又独自一人抚养了少爷。要知道那些人要寻仇,从您这儿得不到便宜,少爷母子俩可是幼小加文弱,实在不容易啊。您把少爷找回来了,可夫人没回来,您还另给他三个妹妹,这,再加上最后夫人病逝在外。这虽说子女不能干涉父母的事,那心里总会有个梗。可是,少爷表面顶撞您,实际上多孝顺哪,谁不羡慕您有个好儿子。要不怎么那袁道会巴巴地要把自己的女儿给少爷呢?

眼看钱美堂顺了气,可这句话又让他堵心起来:你刚才也听到了,那臭小子说什么,他立定主意单身了,还要我去…你说,有儿子这样和老子说话的吗?

第 14 章 钱子瞻的邀请。

哎呦老爷,少爷是说您还年轻,还龙马精神。至于少爷单身主义这话,您就不用听心里去了,自古这男女之间,真要看对眼了,有了火花,谁拦得住,和尚都能还俗。您别着急,缘分到了您就等着抱孙子吧。

这番话听得钱美堂绷不住乐了:阿全啊,看来是我疏忽了你啊。这一番高谈阔论哪是一个老单身汉说得出来的。说吧,心里中意谁,看看现在能不能补救一下,让你晚年生活也有些滋味。

哎哟老爷,您取笑阿全了。这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再说我也就是在您这儿敢咧咧两句,知道您不会笑话我。我自己可是没这心思也没这心力。阿全摸摸额头,一脸尴尬。

行了,就说两句,怎么还越老脸皮越薄了。钱美堂脸色平和下来,你说得也有道理。不过,子瞻都今天了,也没见他对哪个女孩子动心。你知道,我不要求家世相当,只要女孩子本人配得上他。可是从来没听过他和女人的事情,连玩玩的都没有。

钱美堂琢磨了一下,猛然想起什么。

他刚才说什么,那个小子是断袖?那,那他呢,钱美堂变了脸,阿全,你说子瞻会不会?

老爷,您又多想了。钱全忙这样说,心里却突地泛起了嘀咕,看来,以后还真要好好观察一下少爷。

钱子瞻吃完晚饭,闲适地看着窗外转晴的天上朦胧出现的半月,忽然打了一个喷嚏,疑惑地感受一下温度,没觉得冷啊。不知道自己已被父亲与钱全初步判定为断袖了。

沈洛没有客气地邀请钱子瞻进去坐坐喝杯茶。与他挥手告别,自己冒雨进了主屋,巴克跟到廊下。

没有对钱子瞻客气相邀似乎有些失礼,但沈洛认为一则说了他基本上不会应邀,二则时间有些晚,她与他毕竟是初次相识,书店里谈的再投契也是表面的宽泛的,自己一个单身女孩子还是谨慎一些好,这不是拘谨,也不是不友好。想到钱子瞻的自来熟,沈洛莞尔。帮她取书时很绅士,但后来的谈话却有些不多见的幽默风趣,不过她感觉那并不是他的本色。不是她抗拒他而多疑猜测,也不是不欢迎他那份自来熟。相反,沈洛觉得与他相处轻松愉快,他虽然有点漂亮的过分,而且从他的言谈举止到送她回家的车都可看出经济也应该很不错,却并不让沈洛有距离感。

但不管怎样都好,二人以后的交集也不会太多。

沈洛回到楼上换下的衣服,把斗篷晾起来,把毛衣与长裤分别装入洗衣袋放进洗衣机。把那本《妙法莲华经》从包里拿出来对封面封底用喷雾清洁剂喷了一遍垫起来晾着。自己进了浴室好好地洗漱一番,出来以后清爽温暖。把头发吹大半干。时间虽不晚,天色却因为下雨而早早暗了下来。她打开了灯,坐到桌前翻开那本经书,看到书的扉页书了一列小小的俊雅秀丽的小楷每日持诵 心若宁定另一列看似落款,是了念二字,不知是僧是尼。从书页里取出一张在书店没细看的书签,麻黄色书签上面是一副简单的水墨山水,远处淡山,近处一株挺拔有致枝叶稀疏的古树下立着一位着浅淡石青衣裙的女子。这幅画有些奇怪,女子的着装显然非村野少女,可若是千金小姐却无一婢女、嬷嬷相随,难道是狐仙或神女。画幅太小,无题词,只有落款勉强辨认瑶华二字。是画中人吗?似乎传说中有瑶姬不知有瑶华那是作画的人吗?无人解答,沈洛也并不需要,她只是要这本书而已。

晚饭后,沈洛没有写东西,就翻看了那本佛经,品着经文,内心别有一番宁静。十点钟时,她放下了经文。起身简单洗漱过,在这个早于平时好多的时间,枕着雨后深秋的清凉进入了睡眠。

周一,天气转晴。

下午四点半,沈洛将两件新出土器物形状、颜色、器物种类、出土坐标等信息先做了记录整理。接下来还有重头戏,就是查资料、分析,写论文。

一手捂双眼上放松一下久对屏幕而疲劳的眼睛,片刻后,起身去给自己倒了杯水。回到座位上,后面诺诺跟了过来。

沈洛刚坐下,诺诺就扑到她肩上,双手抱着她脖子,害她差点没把水杯碰倒。

洛洛。诺诺此时像个沒骨人,压着她双肩,微微有些鼻音,对着她撒娇。

怎么了?你要撒娇是不是找错了对象?天冷了穿了厚些的长袖,沈洛猜着自己是不是起了鸡皮疙瘩。

讨厌,小洛洛,一点都不理解人家,人家心里难受。

婚纱照没拍?

下雨怎么拍呀,改这周末了。

好啊,这周应该是好天气了。

好什么啊。我本来一直很兴奋地期待着前两天的,结果。洛洛,你说这是不是什么预警啊?怎么会有这样的波折呢?

你们两个有什么问题吗?她关心地看向离开她双肩又趴在桌上的诺诺。

没有啊,至少暂时没感觉到。诺诺双眼放亮。

沈洛无语。那乱说什么?

人家在意嘛,一生中就这么一次,老人不都说,凡事顺当才好。

大小姐,你这是拍照,又不是婚礼,胡说什么呢。

我觉得我可能患上了有关结婚的综合症。诺诺认真地看着她,一股深思的表情。

沈洛好笑:那是婚前综合症,你这就是拍个婚纱照而已。

什么叫就是、而已,这可是一个女人一生中最美的照片。诺诺对她的轻描淡写不满了。

咦,诺诺,你是说现在是你人生美丽的巅峰了?

什么?诺诺警觉地站起来,本小姐将在美丽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美无上限。

哈哈,是是,那还纠结什么,你这个周末比上个周末美。

有道理。哎,诺诺得意了,忽然又俯下身,洛洛,你怎么还不找男朋友,你是不是悄悄藏着不让我见啊?

行了,八卦。你准备混一个小时?

伤心。人家是关心你。那个才子也是,不加把劲,还又跑去挖坟了,这一去,肯定又要三两个月。诺诺嗔她一眼,碎碎念地走了。

沈洛喝口水,把注意力转回屏幕,预备先查些资料,为明天的论文做准备。这时手机振动,屏幕闪亮起来,她没看就接起了电话。

喂,您好!

云洛。

子瞻?

你听得出我的声音?那边有些惊喜地问。

嗯,个性而磁性的声音。和钱子瞻谈话比较轻松,沈洛似赞似侃。

哈哈,我要飞了。你喜欢这样的声音吗?那我以后常给你打电话。

哈哈,好啊。说吧,钱先生有何指教?沈洛没在意他这种说笑。

那边钱子瞻知她是说笑,便也不在意她的称呼:请你吃饭。

请我吃饭?沈洛惊讶,为什么?

前天你请了我。男人本就不该让女孩子买单,再不回请,岂不太没风度?

子瞻,那天怎么能算…。

云洛,你可是第一个请我吃饭的女孩子,就是请我喝杯白水我也很开心。他的声音里透着愉悦,现在请你吃饭,也是我第一次请女孩子,你一定要给我面子啊,不然会打击我信心的。

哈哈。你的信心似乎过了一点,被打击一下倒还好,不过这话她没说,大家还不是那个份上的朋友。不过一餐饭而已,也就不必刻意推辞,什么时间?

今天。你几点下班?六点,五点半?我过去接你。

现在工作服也是一种时尚,你来就好。不一定要晚装。

好。告诉我地点。

呵呵,不过可能会塞车,到时麻烦你稍等。

等你。

补妆后的沈洛回到办公室经过诺诺的工作间,诺诺抬头看到她,伸手拉住她:你去补妆了?

嗯。

有什么好事?诺诺又开始神秘兮兮,仿佛补妆的是她自己。

是呐,我要去约会。沈洛逗她。

真的?那个人帅不帅?约会对象肯定是男的,诺诺双眼冒星星,兴趣大涨地八卦。

很帅,非常帅。不假思索,钱子瞻是很帅,而且是气质风度由内而外的帅气。

啊,洛洛,带我去看看吧,帮你把把关。

好,你变成蝴蝶,可停在我头发上,光明正大地看。沈洛很真诚的。

讨厌,你自己去吧。

行了。赶紧下班回你甜蜜的小窝吧。我要去关电脑了。

第 15 章 见她与钱子瞻晚餐。

餐厅属于一家五星级酒店。钱子瞻在大堂等她,当看到沈洛身穿卡其色风衣的身影跨出的士时,他迎了上去。沈洛风衣是西装领,露出里面的白色衬衣领。中间束腰。风衣长度到膝盖上方,露出浅啡色长度到脚踝的直筒裤,脚上是一双咖啡色到脚踝的低口小靴子。整个形象利索、沉稳,美丽中带着一股英气。两人一起进电梯到了餐厅所在楼层酒店的三十楼,整个餐厅一面呈弧形往外突出,弧形一面整个是玻璃,这边位置全设的情侣座,因为此处既可吃饭,又可悠闲的观光,情侣一起,别添一层浪漫。他们的座位就在这一面的中间位置,视野最好。侍者过来接了她的风衣,帮她拉开座位,入座,点了餐后,沈洛往外看。时近七点,天色早暗,整个城市的灯光都点亮,从这里俯瞰下去,仿佛人在星河上,这样看这座白天看起来到处充斥着硬邦邦钢筋水泥建筑的城市还是很美的。

沈洛收回视线,喟叹:有钱真好!

喜欢这儿?

钱子瞻看着她浅啡色V领羊毛背心,白色尖领衬衣,简洁利索,衬得她出尘美丽的面庞美丽又现代,他被迷住了眼,不舍得移开视线,心里敲鼓,她到底是谁?两张面庞并不很像,可自己以前从不会注意到另一个脸庞,而今,面前的沈云洛却吸引自己全部的眼神意念。

如果喜欢,待会儿试过后也喜欢这里的菜式,可以常来。

呵呵,你说笑吧。我只是一个考古研究所的研究人员,一个月的工资就来这儿吃两餐饭,余下的时间我修仙哪。

那你瞅个好机会,把那些文物拿出来一件,我帮你卖掉。他靠近她,压低声音,一本正经的。

嗯,可以考虑。她思索一下,认真回答。

哈哈。两人都笑。

接下来,在愉快的气氛中用餐,偶尔对话。

云洛。钱子瞻叫她。

沈洛抬眼看他,示意他说话。她发现钱子瞻很喜欢叫她的名字,而且是云洛二字,好像自己的父母也喜欢这么叫自己。

你写小说?

你怎么知道?好像前天自己并没有没说过。

你就当你写的出名好了。

你这是夸奖吗?却让我感到惭愧呢。

哈哈,你对自己要求太严了。写东西是不是很耗时间心力?

还真有点。不过我是消遣,享受写文章的过程。如果用它赚钱的话,的确挺累的,也饿死了。

哈哈,难得享受做一件事情的过程。

子瞻,可以知道你是做什么的吗?

他眼神一亮:对我好奇?

沈洛看看他,微笑,没说话。

猜猜看。

猜不出。

那判断一下。写作的人怎能太懒惰?

这一杆子打的多,好吧,我说说我的判断。

他手握水杯,嘴角噙笑,等着她。

保时捷车子,不是一般打工一族开得起的。所以你是独立做事,除非你是租来的。

他一愣,租辆保时捷去书店,有这样的奇葩,旋即莞尔,知她是故意的。

当然,也有另一种特别的打工族群,经济上是可以做到的。但你的言谈举止都说明不是,有些东西刻意快速培养的,和底蕴沉淀的有很大不同。

怎么不同?

说不出,但感觉的到。

他看着她的眼睛,想看到这双眼睛的深处,它们是如此相像。

那么,你喜欢吗?

什么?这种气质?说实在的,我很欣赏。

不过,这只是一些正常情况下应该的判断,可你能迅速的知道你留意的信息。你是侦探?沈洛半带戏谑。

我是私人侦探,有没有什么事情要聘用?他也语带戏谑,不辨真假。

真的啊?她惊喜,忽然正色,那请你帮我一个忙。

什么?还真有事啊,他神色一敛。

帮我查一下钱子瞻这个人。

两人瞪着,同时爆发出笑声,当然并没有影响到别的客人。

秦忠信出差一周刚回来,现在正与一间合作公司的老总一起吃饭,也正在这家餐厅。他们是为了谈事情,所以坐在里面的位置,没有外面光线、风景的引诱,更静心,更能专注。可是,他刚刚忽然受牵引般向左边玻璃墙那边望去。一眼看到她走进来,和钱子瞻一起。他来不及去想他们怎么会一起来吃饭,虽还和对方偶有对话,注意力却被那边引走了。他看到她着风衣的样子,看到她着衬衣羊毛背心美丽中又带帅气的样子,看到她看向玻璃外,感觉到一颗心加快了跳动,一种陌生的感觉。看到他们两个谈笑风生,她笑靥如花,钱子瞻时而靠近,觉得有些刺眼。忽然想起那边是情侣座,他眉头轻皱,一种完全陌生的、让他非常不舒服的滞涩划过心脏,有些发闷。

秦董,您不舒服吗?看您脸色不太好。对方察觉他的不对劲,关心地问。

没什么,可能上周日程赶得紧了些。秦忠信微笑,有这么明显吗?让别人看了出来。

那该注意休息一下。您说您都事业做这么大了,还这么拼搏干吗?

哪里谈得上。再说,生意一旦做开,又如何停得下来?

唉,说得是啊。女人总以为咱们男人在外面花天酒地。哪知道男人的疲累,男是血肉之躯啊。家人要养,自己的身体健康也要自己注意。咱们男人的身体可倒不得。

呵呵,是啊。

秦忠信压下心里的感觉,克制着自己不再往那边看,与对方轻松地谈天吃饭,宾主尽欢。而内心那愈演愈烈的异样感觉只有自己知道。

眼睛的余光扫到他们先于自己这边离席,没有让自己看到他们甜蜜地赏夜景,心下稍觉舒服些。随后也买了单,离开。

秦忠信心知他们应已离开了酒店,还是无意识地留意看到的车辆,却没看到他二人的身影。

车子驶到路上,在清冷静谧的夜色中快速而平稳地驶向东方雅筑。出差一周,他想今天见见一双儿女,下午时就打了电话,让儿子到奶奶那儿,由弟弟忠义去接的。现在时间已晚,但看看他们两姐弟的睡颜也好。

周三下午五点,秦忠信靠在椅背上,疲倦的阖上眼睛,揉揉内眼角。Linda拿着一份要签名的文件推开董事长办公室的门,看到这样的他,犹豫了一下。要再看,他很累,不看,要签名。不是该休息的时候,神经总是敏感的,秦忠信睁开眼睛,看到了Linda的犹豫,示意她拿过文件。

认真浏览一下,原来正是今天早上开会定案的一个案子,看到关节点都在,无有遗漏、疏忽,遂签了字。在Linda稍后给自己送杯茶进来时问她接下来还有什么安排吗?得到没有的答复后身体又靠向椅背。

实在是从出差一周到回来后这几天,时间都排得紧紧的。以前公司经历任何一个阶段时,他都没让自己陷入这样的紧张度。现在不知道为什么,好像隐隐中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自己匀出时间去做,他并不知道有什么事,甚至这种感觉都好像错觉,可实际上自己确实把时间排得这么紧。直到今天,总算告一段落。闭上眼睛迷迷糊糊中进入浅眠的秦忠信被特定的铃声叫醒。揉揉眼睛,拿起手机,看着屏幕闪烁的号码,脸上浮起笑意,放到耳边接听。

爸爸。

嗯。

爸爸,我想你了。

爸爸也想珩珩。

爸爸你声音怎么了,是不是批…文件累了?

爸爸不累。珩珩在干嘛?

我要吃饭了,又想爸爸。能和爸爸一起吃饭就好了。

爸爸今天要和奶奶和姐姐一起吃饭。

我知道我知道,爸爸明天能和我一起吃饭吗?

好。明天爸爸陪你,如果不能陪你吃饭,爸爸也过来看你。

能的能的,我等爸爸一起吃饭。

不要等爸爸,你还是小孩子,要长身体,不能饿着。

哦,那爸爸要来噢。

嗯。乖,去吃饭吧。电话里想起嘟嘟的声音,有电话进来。

爸爸再见。

宝贝再见。

挂了电话,一看时间已是六点零三分。看到未接电话号码知道应该是女儿心心打过来的,他回拨过去,马上被接听。

未完待续。

延伸 · 推荐

光年三部曲·月影红楼(第五卷)

作 者 / 君 玉。光年三部曲·月影红搂第五卷。吴锦绣坐在对面一直看着他,等着他的臣服,却看到他忽然一笑,笑得傲然,笑得意味深长,也笑得她心头一跳。如果她知道自己会陷入接下来的局面,她一定不会做这个愚...

光年三部曲·时空光影(第十五卷)

作 者 / 君 玉。收回要拉窗帘的手,看向停到自己门外的车。这时车门打开,一人走出。不由惊讶,他怎么这时间来了,不是去陪女儿了吗?她站着没动,他已经归家一般地拿出钥匙自己开了大门。没看到巴克的身影,也...

.special_tag_wrap{clear:both;padding-top:40px;} .special_tag{padding:0 0 23px;border-top:1px solid #ddd;border-bottom:1px solid #ddd;} .special_tag a,.special_tag a:visited{color:#0f6b99;text-decoration:underline;} .special_tag_ttl{position:relative;top:-12px;float:left;padding:0 10px 0 0;background:#fff;font:18px/20px 微软雅黑;} .special_tag_cnt{clear:both;color:#888;font:16px/30px 微软雅黑;} .special_tag_tj .special_tag_ttl{color:#f33;} .special_tag_bk .special_tag_ttl{color:#1d87e4;} .special_tag_bj .special_tag_ttl{color:#96369f;} .special_tag_hg .special_tag_ttl{color:#f68b2d;} .special_tag_gd .special_tag_ttl{color:#09aa46;} 山东癫痫病医院地址
天津牛皮癣医院咋样
张家口十佳牛皮癣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