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案例
当前位置: 主页 >> 经典案例

绝世狂徒 第三百六十三章又遇麻烦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2月15日

绝世狂徒 第三百六十三章又遇麻烦

面色不善的望向对他喊打喊杀的两名中年男子,林翰浑身戒备,大有情况不对便悍然出手的打算。

血煞阁的人林翰并没有见过几个,是以在听到两名中年男子的爆喝之后,他误以为这些人准备不分青红皂白,先杀了自己再说。

而实际上林翰也不屑于询问对方是谁,既然是敌人,那只有一个下场,不是他们死,就是他自己亡。

“天风、天元不得无礼!”不得不说活的越久,心思就越发活泛。在看到来人是林翰之后,五叔心中一瞬间便是有了对应之策,对着林翰抱拳道:“林翰可是我血煞阁的女婿,你们对他喊打喊杀干什么?”

说着,五叔摇摇对众人抱拳,朗声道:“诸位散去吧!此人名为林翰,乃是我血煞阁在东荒郡的女婿!今日在这里巧遇,自然是由我血煞阁招待!”

听了老者的话语,林翰脸色才彻底的阴沉下来,这些血煞阁的人还真是他妈的阴魂不散,走到哪都能遇到他们,杀了他们那么多的高手,居然还能有实力出来得瑟,看来以前杀的还不够让他们觉得痛。

不过眼下听那老者的意思,好像林翰自己这个‘热馍馍’并不准让众人分享。他血煞阁凭什么这么霸道?难道一直隐藏了实力?

不过对于老者的话林翰也没有反驳,想必他与血煞阁的恩怨情仇,在场之人都知道的清清楚楚。而林翰也知道自己而今的处境,若是三五个普通的结丹后期,林翰倒也不怕,但这一群修为最低都是结丹中期的修士,至少七八个结丹后期,他便暗衬:“不就是灵兽火猴么?不就是以为我知道关于火猴的消息么?既然你们都这么认为,那本座也就这么认为了。而血煞阁表现的这么霸道,显然还自以为自己是高高在上的大门派,看不起旁人,既如此且先让你们之间的冲突爆发一番。”

心中坏笑一声,林翰便是立身虚空,静静等待其余人的反应。若众人没反应,他第一时间跑。

正当林翰有点忐忑的时候,有人出声了。

“哈哈哈……姜源宇,你这老家伙莫不是在说笑么?”果不其然,那血煞阁的老者话语方才落下,人群中便有一人站了出来,戏虐的道:“你当我们大家都是傻子不成?林翰道友与你血煞阁的恩怨,难道我们不知?”

“是啊!姜源宇你这老鬼好生无耻!难道真以为大家不知道你打的什么算盘吗?林翰道友慎重啊!”

“林翰道友,万万不可被姜源宇这个老家伙骗了!他这是准备将你带走,对你不利!老夫乃是南海郡‘天道盟’长老,跟老夫一起,给他姜源宇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对你如何!”

“珍惜生命,远离姜源宇!”

一时间,人群中传出七嘴八舌的声音。不过这些人的意思都很一致,那就是姜源宇不是好人,他带你走不是要招待你,而是要你的命,你还是跟我们走吧!

“血口喷人!冠冕堂皇的话谁都会说,难道你们真以为老夫不知道你们一个个心里打的什么念头?”听着周围共同‘声讨’自己的声音,姜源宇面色愠怒,冷笑道:“大家都是明白人,我看就不要再装糊涂了,还是一起……”

“且慢,我有话说!”听着姜源宇老家伙欲要祸水东引的话语,林翰赶忙出声将其打断,大声道:“我知道诸位道友想知道什么!”

说着,林翰很是明显的与姜源宇拉开距离,继续道:“而且我林翰可以对诸位发出血誓,不仅见过那只猴子,并且还知道它在什么地方。”

林翰的话语,就像平地惊雷般让在场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一个个皆是连大气都不敢出,死死看着他,等他的下文。

“奈何我林翰一个人实力低微,根本无法抓住猴子!”将众人反应看在眼里,林翰好像很是失望一般,接着道:“现在又被诸位道友堵在这里,林翰自知,在诸位道友面前,自己已经没有机会拥有那只猴子了!只不过一番辛苦,若是没有半点收获,在下很难甘心呐!我愿意发血誓保证我关于那头灵兽火候的话每一句话都是句句属实,若有违背,天打雷劈。”

声音低沉、表情生动,林翰将失落之意演绎到了淋漓尽致的地步。

而且,最让人信服的是,林翰立刻咬破舌尖,喷出三滴滚烫的精血,发了一个血誓,紧接着虚空中惊雷阵阵,天威难测,众人都不由的感觉到心悸,却都明白这是林翰发了血誓的效果,当下对林翰的话便更加的相信了。

尤其是林翰还想要好处的话语,不仅没有让这些人心生反感,反而对其先前的话语,更加相信了几分。

任谁在面临这种无奈境地的情况下,恐怕心里都会生出向对方讨要报酬的想法。

“说!你到底想要什么,才肯将秘密告诉我们!”血煞阁方向,老八姜天风面色不善,冷冷的道。

“错!”回答他的,是林翰微笑的摇头,缓缓道:“我有两个提议,第一,若是别人都不愿给予在下一点补偿,那么这个消息就单独告诉愿意给予补偿的人。第二,若是大家都愿意,那就告诉除了血煞阁外的所有人!不知诸位意下如何?”

林翰的话语可是与血煞阁当众彻彻底底的撕破了脸,在他话语落下之后,只见血煞阁三人皆是对他露出了浓浓且不加掩饰的杀意。

至于林翰,他要的就是这种结果。

如果他轻易的同意将秘密告诉仇敌血煞阁,估计很快就会被这些心思活泛的家伙察觉到不同寻常的端倪。

是以,反其道而行之下,林翰才说出了方才的话语。他知道在场众人在没有得到秘密的情况下,是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面临危险的。

“我说血煞阁的那三个,你们还要不要脸了?林翰道友所说的话,在老夫看来句句在理,谁脑子坏掉了才将秘密说给仇人听?”一旁,那名天道盟的长老直接闪身而出,阻挡在林翰与血煞阁三人中间,满脸鄙夷的说道。

“我缥缈宫从不做仗势欺人之事,愿意送给林翰道友一中级宝器!”

“小气,我天道盟送两件上品宝器!”

“林翰道友,若是你愿意单独将秘密告知,再与我海云殿一同前往古战场,老夫愿意出一件附带神通的极品宝器。”

开始众人的出价让林翰心里窃笑不已,可等最后一人的话语出口,林翰心里顿时一变,暗道不好!

果不其然,那人话语落下之后,那边的姜源宇老家伙适时冷笑一声,插口道:“蠢货,这小子肯定要与我们一同前往,不然他随便说一个地方忽悠我等怎么办?”

“可以!”脸上挂着皮笑肉不笑的笑容,林翰缓缓将目光转向姜源宇,道:“不过我现在改变主意了,诸位谁若是能帮我斩了这个老家伙,我林翰愿意免费带其前往猴子所在之地。并且我保证,那猴子绝对还在那里。”

林翰那满是怨气的话语出口,顿时让血煞阁三人面色大变,匆忙大退开去。

如果血煞阁还是以前的血煞阁,那么林翰的提议估计没有多少人答应。可损失了十余名结丹期的中坚力量,让血煞阁在南海郡的声望跌落了不知多少,大有想要取而代之的势力存在。

很不巧,今日在这里的,有很多都是属于那个势力的人!

眼看着那些人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姜源宇三人身形猛然暴涨,朝着远处逃窜而去。

“是谁如此大胆,竟然想跟我们血煞阁动手?”

猛然间,整个天地中都远远的回荡起三个令人耳膜发疼的声音,在听到这个声音之后,一些修结丹初期的修者,甚至七窍流血,身形晃晃悠悠站立不稳!

“不好,是‘血煞三老’,据传他们三人不仅每一个都是水属性极品仙根的假婴境界,且修炼了一种恐怖的联合神通,结丹期根本没有人是其对手!”

“传言他们曾经一怒之下,联手仅一击便击杀了五名结丹后期的高手!快走,千万不能被他们看到我等!”

眼见自遥远之处发出的声音都能造成如此后果,一些先前欲要对姜源宇出手的人瞬间亡魂大冒,连林翰这个‘香馍馍’都是顾不得,纷纷返回飞行舟中,快速朝着古战场所在的方向逃窜而去。

当然,也有一些并不惧怕血煞阁的势力,比如先前开口的‘南海郡郡王府’‘缥缈宫’以及西南三十七郡排名第八的‘天道盟’等四五个势力的修者并未离开。

但他们所做的也仅仅只是如此而已!在‘血煞三老’的面前,根本没有任何一个人再敢打林翰的主意。

哗……

远空中,三个须发皆白,但看起来却皆是一副中年男子面孔的修者转瞬及至。也不见他们有何动作,仅仅只是站在那里,自身所散发而出的气势便让在场所有人脸色一白。

“就是你这小子在这里挑拨离间?”扫视众人一番,最后,其中一名中年男子将目光转向林翰,冷冷的看着他。

“既然你知道那‘灵兽火猴’的下落,那就跟我们走一趟吧!”不给众人丝毫反应的机会,中年男子的言语中充满了不可忤逆的意思。

只见他大手一挥,林翰便是很配合的飞了过去,被其擒入飞行舟之中。而到了这时候,先前惶惶如丧家之犬般逃窜的姜源宇三人,也是一副趾高气昂的模样重新返回。

“此事,老夫记下了!特别是你‘天道盟’,排名第八很高么?哼!待我血煞阁老祖突破,我看你还怎么嚣张!”恨恨的看着那些人一眼,姜源宇等人很是恭敬的前往‘血煞三老’所在的飞行舟之上。

“哼!三个没用的东西。若是因为你们的无能,而破坏了父亲大人的晋升,老夫定要让你等知道,什么叫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待姜源宇等人进入其中,三老皆是面色不善,出言警告了他们一番。

至于林翰,这时候就像是被遗忘了一般,仍在飞行舟中之后,‘血煞三老’便是再也没有理会过他。而姜天风等人虽然恨不得现在就将林翰千刀万剐,可在老祖面前,几人却是不敢有一丝一毫的造次。

故此,前一刻还是香馍馍的林翰,这一刻就变成了无人问津的阶下囚!

“太冒险了,主人你太冒险了!”脑海中,戒灵激动的大声道:“这三个老家伙绝对是那种元婴之下无敌的修为,虽然主人你实力通天,可毕竟现在还没有成长起来,在隐藏实力之下,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没有理会戒灵,而今的林翰心中前所未有的火热。虽然‘血煞三老’对现在的他来说是一个绝对的威胁,可是他们想要斩杀林翰,却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反倒是林翰,在不得不拼命之时,实力全出,只需一击就能瞬间干掉‘血煞三老’其中一人。当然,那样做实在是太冒险了,若是被别人发觉他五行仙根的底牌并且传扬出去,估计这一辈子,林翰都休想在有一丝安逸了。

不过林翰在这血煞阁三老出现的同时,却有了一个更好坑血煞阁的法子。

长治牛皮癣医院地址
南昌十佳牛皮癣医院
河南治疗男科费用